輕奢酒店,是“噱頭”還是“進化”?

輕奢酒店,是“噱頭”還是“進化”?
“輕奢酒店”到底應該是怎樣一種存在,亦或到底應該被框定在怎樣一種形態之中?

毋庸置疑的是,凡是存在皆為合理,凡豎一幟便不可小視,“輕奢”之所以能夠在形色各異的空間創新方式中自成一統,且屢屢獲得消費者與資本的追捧,這之中必然有其可以被剖析和總結的“神通”。既然如此,這輕奢酒店到底是粉飾的“噱頭”還是實質的“進化”,不如讓我們試著撥開云霧,來窺探個中一二。

輕奢—中端酒店的基因突變
“輕奢酒店”不是橫空出世的“孫行者”,而是可以追根溯源的“池中物”,依筆者所見,輕奢酒店是帶著中端的基因向著“高端”挺進的“基因突變體”,但因為突變的“恰到好處”所以很有可能成為撬動行業進行整體進化的“變原體”。也正因此,“輕奢酒店”的概念、意象和與之相關的“具體實現”便具備了相當可觀的開發價值,故而引得消費者定睛,資本方聚焦。

某種意義上,輕奢酒店的“緣起”可能就是一個意外的“噱頭”。在傳統的酒店市場細分之中,似乎只有經濟型、中端、高端和奢華酒店之分,而“輕奢”的“名分”如若倒退三五年則未見在冊。在我們的印象中,奢華酒店總是志在以稀有和尊貴集中突出客人的“尊崇感”,高端酒店總是力求以豪華和溫情集中突出“享受感”,中端酒店旨在通過優選和優質重點提供“滿足感”,而經濟型酒店則普遍集中力量來完成“保障感”。在“輕奢” 沒有出現之前,這“天下”似乎分工得當,搭配合理,沒有介乎間的混沌,沒有突如其來的越位。

但是,中端酒店的“增量釋放”妥妥的改變了這個清晰的劃分,就像足夠肥沃的土壤能夠孕育種類各異的作物,中端市場不僅“大”而且“厚”,對于激發酒店的“基因突變”來說莫不是再合適不過。中端市場的“大”,體現在它對標的消費者是廣義上的中產階級,這個群體將在中國走向“全面小康社會”的過程中持續擴大,成為中國社會中最廣泛的群體;中端市場的“厚”,體現在廣義中產階級的圈層可以下起工薪階層上至職場精英階層,在(隨著國家的強國進程)貧困階層不斷縮小,富裕階層不斷固化的未來,中端酒店的受眾基本上將涵蓋絕大部分的社會群體,他們雖偏好不同,需求有別,但在消費力上都匹配于中端市場。
 

“大”帶來了流量基礎,“厚”提供了多樣性的創新余地,因此如“輕奢”一般的“基因突變”就被從傳統的“中端概念”中激發了出來。能不能在“有限服務”和“優選功能”中加一點“作料”,讓“調性”和“細節”更加符合中產區間中有更高生活品質追求的客人?這個更細化的題中題被“輕奢”進一步解答。根據筆者的觀察,起初的“輕奢”酒店似乎曾是新生中端酒店的代名詞,如亞朵、麗楓、桔子水晶在投入市場之后都曾以“輕奢”自居,但同時它們還有其他的別名,比如新物種酒店、生活方式酒店等。但是,大概是從近一兩年年開始,隨著中端市場的進入者增多,競爭不斷加劇,“輕奢”似乎正在被寄望于成為從“紅?!敝辛肀佟八{?!钡摹爸攸c培養對象”,借此契機,“輕奢”貌似也逐漸從新物種酒店、生活方式酒店的“意象”中脫胎而出,日益自成一體。